TOP

【广州日报】张鹏:走出人类的房间 到隔壁灵长类房间看看
发表时间:2015-09-08 10:23:20 字体:【 】 浏览:1732

来源:2015年9月8日 广州日报 作者:李华

深对话

中大人类学系副教授偏偏多年研究猿猴提出猿猴有社会有等级

发现猴子洗温泉文化填补了空白称人类并非生物进化终端

张鹏,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副教授,在京都大学灵长类研究所留学8年。他说他应该是国内唯一一个不研究人、而研究猴的人类学者,他的意外“闯”入,曾不被业界和学生认可。入选中组部“万人计划”,“(这)给了我挺大的自信。”

张鹏到过日本、非洲、中国多地研究猿猴的行为、情感、文化等。他说,大家有一个太大的误解——大众普遍认为猴王是雄性,其实猴子社会是母系社会,猴王是雌性,她是女王。

他还发现猴子是有社会等级和文化的。在猴子的社会中也有政治,有对资源分配和地位的争夺,同样弥漫着权谋和计策,上演着三国演义。

长期与猴相处的过程中,张鹏更加理解,人类并不是生物进化的终端,人和猴在不同的树枝上进化,“猴子本身就不想进化成人。”

他说,他在人类学系研究猴的意义,是让大家离开了人类房间,到隔壁灵长类的房间看一看,让大家能够脱离人类中心主义,站在生态中心主义的角度重新审视我们所处的世界。文、图/广州日报记者李华

8月的海南炎热。张鹏带着中大学生在海南南湾猴岛做田野调查,“我带的一半是人类学学生,一半是生科院学生。人类学学生做的是人猴关系,生科院学生做的是猴猴关系,这样把自然和人文(学科)研究做得比较完整一些。”

我是只孤独的猴子

广州日报:刚开始回国教学时的情况如何?

张鹏:我回国进入中大人类学系。那时没有人认为人类学系需要一个研究猴的。我记得,2009年我在课堂第一次给研究生讲课时说猴也有文化、也有社会,学生就笑。我现在做的是文理(跨学科)研究,会触犯一些学术尊严。

举个例子,我说猴子有社会,那时就有文科老师说,这就看社会怎么定义了,动物的社会跟人类社会应该不一样。我说猿猴有洗温泉、吃红薯的文化,最初国内的学者是反对的。他们认为,文化是人特有的,你凭什么说动物也有文化?我当时感觉,我就是一只孤独的猴子。

中大开人类学会议,我听了两三天,大家都在讲人类自己,不考虑其他动物。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发言说,没有人能设想一下跳出人(看问题),当我们讲人类特有什么之类的话时,人类就像是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有桌子、电风扇、电灯,我们只是在这个房间里说我们人类房间特有的(这些),别的房间一定没有。按我的角度,要说人类什么是特有的,首先你得离开人类房间,到隔壁猿猴的房间去看一看,看人家有没有桌子、电灯,然后你再客观地说自己。我在人类学的意义,就是让大家能够脱离人类中心主义,让大家能够以更宽的视野去看我们自己。

这种理念刚开始遇到阻力,所以这四年里,我努力开课、带学生(文理各一半),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文理跨学科的意义。

广州日报:入选中组部万人计划对你意义很大?

张鹏:给我挺大的自信。我一直以来觉得前面是一片黑的,不知道文理科怎么走,这儿有一点小阳光的感觉。

在过去的十五年里,张鹏到全世界各地找猿猴,见识了猿猴江湖的千姿百态。与他相处了8年的黑猩猩小爱,掌握了一千多个英文单词,五百个汉字。小爱能够看懂人类社会的等级,教授让它做事情时,它很认真,如果是博士后,或者副教授让它做,小爱也做,但是会问你要好吃的。张鹏作为新生,让小爱认汉字,小爱向他吐了口水。那次张鹏认识到应该平等地跟这些灵长类交流。他说,黑猩猩数数字的速度超过人类大学生,日本天皇明仁的二太子秋筱宫向黑猩猩发起挑战,不得不认输,兑现承诺向实验室捐赠了一亿日元。

黑猩猩读懂人的等级

广州日报:你提到小爱给你上一课,与灵长类要平等地交流。它们也有这种平等的意识吗?

张鹏:猴子个体之间有等级,但它没有差别化对待其他动物。我觉得人性本来就支持平等,人类之所以能够成为现在的人类,也是因为我们最初实际上生活在平等的社会。

广州日报:小爱怎么读懂人的社会等级?

张鹏:它读懂人,跟人读懂它是一样的。小爱的智商,实际上是四岁小孩。它怎么读懂我们?比如说,你在动物园看黑猩猩时,黑猩猩也在观察你——人为什么给孩子吃东西,孩子为什么哭了。它也在观察我们的行为。教授说,同学们你们看,大家点头回应噢,它也能理解。黑猩猩看到我们对教授说的话点头赞同、眼睛往上看等这些行为,猩猩从中读懂等级。

广州日报:秋筱宫跟小爱比试瞬间记忆输了,它们的那种能力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培养的?

张鹏:本能,这是本能,就是比人类强。猩猩的瞬间记忆能力比人类强最主要的解释就是避开捕食者,你能不能看到捕食者,这决定你的存活,如果看不到的话,就没有后代了。

张鹏说,猴子社会是有等级的,一般妈妈等级最高,小女儿的等级比二女儿的高,二女儿比大女儿的等级高,年龄越小等级越高。

在猩猩社会的等级之间还上演着三国演义,有权谋也有厮杀,同样充斥着政治。

猩猩上演三国战争

广州日报:猴子社会等级怎么划分?

张鹏:等级首先是继承,对雌性来说妈妈等级高,自己女儿等级也高,而且继承还有一个规律,就是小女儿等级高,大女儿低。

广州日报:为什么是小女儿等级最高?

张鹏:我们叫偏袒,对自己的孩子偏爱。这个只是存在猕猴之间,这是猕猴一大特点。

广州日报:猩猩的等级和权力是怎样的呢?

张鹏:黑猩猩具备等级关系,尤其是雄性之间,雌性之间也具有,其次它们之间存在资源分配,比如分配狩猎到的食物,腿给谁,胳膊给谁,这由首领分,这是最简单能看到的。更复杂的就是在动物园,我印象特别深的是黑猩猩之间的三国演义。黑猩猩群里面大概有七八只雄性,还有七八只雌性,七八只雄性里头就分等级。第一位实际上是等级最高的,第三位也想成为第一位,它当首领可以拥有与80%雌性交配的权限,也就是说它的后代更多,这是本能驱使。于是它就想挑战老大,它打了几次,没成功,然后它不敢打了,它知道直接挑战首领的代价。于是它的策略就是跟第二位联盟,帮第二位梳理毛发,把它伺候好,巴结它。它期待第二位能够帮助它一起对付首领。首领看着你俩(第二、三位)走得这么近,首领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于是它的策略就是与第二位联盟,给第二位好处,食物分配的时候先给第二位,它要破坏第二位和第三位的联盟。

第二位它也不傻,它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于是第二位的策略就是拖延。你俩打呗,它帮着挑衅你俩打,打的时候,扶持一下弱方,第二位也很积极地参与打架,但是不受伤。而且它能够在这时做一些大胆的事情,比如在首领面前跟雌性交配,平时它是不敢的。它知道我去交配,你不敢拦我,因为你需要我。然后慢慢就会出现这种联盟、背叛。

稍微时间长了以后,首领扶不起来了,或者是越来越衰弱了,这时第二位就坚定不移地站在第三位的盟友立场,把首领干下去。这实际上,无非是三国演义,这里存在背叛、选择、等级、分配这些东西。

一默是世界上最有名气的日本猴,也是最有文化的一只日本猴,张鹏从中看到灵长类的文化现象。一默懂得将脏的红薯拿到海边洗干净吃,一默发明了洗红薯的行为,跟一默在一起玩的个体先学会了,通过横向传播、纵向继承,到现在为止全世界能够洗红薯猴群只在一默所在的日本幸岛,这是一例非常著名的关于灵长类文化行为。

猴子的文化也具有多样性。张鹏发现了猴子洗温泉文化,填补了猴子在吃以外文化的空白,目前猴子的文化已达上百种。

一默发明洗红薯

广州日报:一默发明了洗红薯,并被学习和传承下去,这个跟我们的人类文化属性已经很类似了?

张鹏:机制上没太明显的差异,但是复杂性上,人类文化毫无疑问更复杂。人类文化有特点:第一,我们是主动教育,这是动物不具备的。第二,动物把这些文化都放在了脑子里,但人类可以把它放在身体之外,比如说我们写字,比如存放在硬盘里。

广州日报:猿猴的文化,除了与吃相关的文化和洗温泉文化,目前还有其他文化吗?

张鹏:已经有上百种了,各种各样的。例如医疗,黑猩猩肠道里有了蛔虫,它就想除虫。除虫有两种模式:化学除虫和物理除虫。黑猩猩也会化学除虫,它会吃斑鸠菊,菊科植物,这有杀菌作用,这跟人的机理是一样的。然后它会物理除虫,黑猩猩找像两面针一样的叶片,叶片有很多道沟,黑猩猩吞下去,叶片的倒刺会把虫卵、虫子钩下来,然后把虫拉出来。这种物理除虫的方式,人类没有,这也是它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

张鹏说,真正跟猴子们成为朋友以后,你会发现,猴子本身就不想进化成人。人和猴子在不同的分支上进化。而一些影视作品,如《猩球崛起》、《人猿猩球》将人和猿设立成对立面,误导了普通人。他说,从通过观察猿猴,我们人类可以更好地理解自己。

最好的保护是远离

广州日报:你提到说猴子不想进化成人,为什么?

张鹏:以前有一个误解,就认为人是进化的终端。正确的解释是,人跟其他生物都是在一棵主干上,人是一个分支,黑猩猩跟人是来自于同一个主干,它分出了两个分支,一个是黑猩猩,一个是人,它们两个在不同的树枝上进化。猿猴的进化方向是适应它们的森林环境。

广州日报:你提到一些影视作品,如《猩球崛起》、《人猿猩球》误导了普通人?

张鹏:我觉得电影有思想意识上的问题——它特别欧美化,欧美的思想认为人是最高等级的、最高地位的,其他动物都是低位的。然后他们一直在找寻谁要取代人,这个电影最根本的本质,就是担心谁要取代人,然后他们找到了黑猩猩,他们一直在找一种人的敌对面。我觉得这个不正确,我们跟猿猴是在同一个舞台(完整的生态)的。

广州日报:你提到通过观察猿猴,我们人类可以更好地理解我们自己,怎么理解?

张鹏:一旦涉及到人类的特殊性、人性的东西,都要回避人类中心主义。猿猴给我们人类最好的一个借鉴,就是他者,一个对比面。形象地说,就是走出这个房间,看看这两个房间的比较。任何提出一句关于什么是人类特有的,什么是人类特殊的,什么是人性,什么是兽性的话,不管在任何方面,你都要比较一下。你不比较,光站在人类的角度说,从来不看那些动物,那这个就是片面、主观了。

广州日报:我们人类应该怎么和灵长类相处?

张鹏:远离它们最好,我觉得最好的保护,就是保持距离。

背景知识

灵长类动物包括猿猴和人。猴和猿之间的最主要区别就是猴有尾,猿无尾。我们人类是无尾的,所以我们属于猿。人和猿的区别在于,人直立行走、形成家庭、出现口语语言。

Tags:媒体报道 张鹏 走出 人类 房间 隔壁 灵长 看看 发布人:siumanxian
】【打印繁体】 【操作
上一篇[南方都市报]黑猩猩有多机智:偷.. 下一篇【南方日报】建构区域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