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媒体报道】人面筒形陶罐:古人家庭祭祀的“灶君”?
发表时间:2017-01-25 17:39:31 字体:【 】 浏览:155

人面筒形陶罐

许永杰  1977年考入吉林大学考古专业。先后在甘肃省博物馆、吉林大学考古学系、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工作。现为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南中国海考古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考古学会理事。

       
在沟壑纵横的吕梁山南端、临近壶口瀑布的黄河岸边,一座残损过半的房屋地面,出土了一件烟熏火燎的筒形陶罐。
       
这件陶器因器表有镂空和堆塑手法做出的人面而被报告称作人面形器,该器是用泥质灰陶制成的,陶质疏松;外形如一倒扣的盆,上小,底大,上下通透,斜壁微内曲,出土时顶部盖一石板;器表磨光,人面的眼和口用镂空表现,圆眼,椭圆口,左侧嘴角下斜;头部两侧与双眼同高处,各有一个相同大小的圆孔,似为表现人耳,脑后有一上弦月状的镂孔;眼和口的外侧用泥条堆塑出面部轮廓,眼上部的泥条向上弯出,状若两道弯眉,口下部的泥条向下垂弧,巧妙地表现出下颚;嘴唇、眼眶、眼眉和部分面部轮廓的泥条有脱落;直挺而微微右斜的鼻梁和耸起的颧骨也是用泥堆塑而成。顶径18厘米、底径26厘米、高186厘米。人面的形象古朴,表情滑稽,出土时器物下部的烟熏火燎痕迹明显。
       
沟堡报告认为,人面筒形器上下通透,陶质疏松,显然不具备实用功能,不是日常生活用具,而应是用于祭祀的器物。沟堡遗址所在的吕梁山区沟壑纵横,空间狭促。遗址靠近水源,宜于居住,适于农耕,具备基本的生存条件。但是活动范围有限的平缓处,只适于小规模的人群居住,少者几家,多者也不过十余户。沟堡遗址所出的人面筒形器提供了一种家内祭祀的模式。
       
山西学者田建文进一步认为,这种家户祭祀是今天的灶祭,筒形器上的人面就是灶祭的对象——“灶君。人面筒形器出在房屋的最后部,这里是祭祀灶君的地方。古代把一个房屋的最深、最暗的地方叫做,《韩诗外传》有:孔子曰:窥其门,不入其中,安知其奥藏之所在乎?’”意思是说,站在门外,不入门内,怎么知道奥藏在哪儿呢?是祭祀灶君的位置,这可以从《论语·八佾》的记载中看出: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意思是说,与其谄媚于奥,毋宁谄媚于灶。《礼记·礼器》对于灶祭的内容和形式有比较明确的记载:燔柴于奥。夫奥者,老妇之祭也。盛于盆,尊于瓶。意思是说,在奥这个地方焚烧柴火,盆内盛装食物,瓶内盛装酒水,用以祭祀老妇人。后世的灶神、灶君、灶王爷都是由老妇人演变而来的。陕西长安南李王村一座东汉墓葬内出土一件陶灶,方形灶门的右侧有一头戴高冠的妇人形象,有人认为这妇人就是早期的灶君。
       
沟堡人面筒形器属于庙底沟文化,距今约6000年,这可以从与其共出的釜、大口缸、钵、夹砂罐等陶器的特征上得到确认。与沟堡人面筒形器相似的器物目前仅见一件,是在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发现的,出在庙底沟文化时期的西门址附近的环壕内。相关报道称其为镂空人面覆盆形陶器,为泥质红陶制成;器形与沟堡所出者相同,只是顶端不通透;器表涂满红色陶衣,以镂空的手法做出双眼和嘴,眼和嘴均作弯月状,鼻梁是堆塑出的,细而挺直;人面形象古朴,神情温顺。此外,在杨官寨遗址的一座灰坑中,还出土一件陶塑,似为一容器的底部,以堆塑和镂空的手法做出一人面。脸部轮廓以泥条堆出,下颌明显,双眼和嘴以镂空做出,呈椭圆形,堆塑的鼻梁细挺,颧骨圆而凸起;神情肃穆,略显呆滞,似为老妇人像。沟堡和杨官寨人面形器的发现,说明小家庭灶祭——祭祀灶君在中国由来已久。距今约5000年的甘肃秦安大地湾遗址仰韶晚期遗存中发现,在一座小房屋灶塘的后侧近墙处的地面上,用黑色颜料绘出一幅祭祖画,画的下部是一个长条祭案,上面陈列着叫不出名字的动物,上面是一双舞蹈着的男女。灶塘是家庭取暖、炊事、照明和议事的场所,是房内的中心和最重要的设置,佤族民谚说:“火塘是房子的心脏,在我国西南的民族志中保有很多灶祭的记载。沧源佤族的一日三餐,都要在火塘的锅庄石上供奉食物,呼喊祖先一起用餐,同时献祭给火神詹巴拉享用,祈求得到祖先神灵和火塘神灵的庇护。苗族在火塘边置一条木凳,作为祖先用饭的座位,每逢节日或有酒肉时,都要进行祭祀。白龙江流域的白马藏人,火塘的正上方置一神柜,神柜和火塘间被认为是神圣的地方,不允许横着穿过的,在吃饭前,须先举行祭祖仪式。


Tags:媒体报道 人面 陶罐 古人 家庭 祭祀 灶君 发布人:siumanxian
】【打印繁体】 【操作
上一篇“医学、社会与文化”亚洲医学人.. 下一篇【媒体报道】考古人脚下的“精绝..